首页 > 河南文化 > 微型小说 > 正文
欠债还钱
导读提示:女人给福贵做了两个好吃的菜,还打开了一瓶酒。好吃好喝之后,早早上了床。在床上夫妻二人温习了一下新婚时候的功课,安静下来之后,女人就问起福贵这段时间都有哪些经历。
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■原上秋(新乡市)
   女人从厨房出来,瞅着丈夫福贵手拿遥控器一直换台,一脸不快。就没好气地问,李震拿走的钱,啥时候要回来?福贵说,我打听好多人,都不知道他在哪里,还不知道有他没了。

   女人说,满世界找啊,天天坐家里能等来?说完,扔过来5块钱,让去买盐。

   福贵关了电视,拿起5块钱,下楼朝门口超市走。走不多远,遇到久未谋面的熟人老刘。老刘说,李震拿你的2万块钱给你没有?福贵说没有。老刘说,有门儿啦,跟我走吧。

   福贵就跟着上了公交车,坐到火车站,老刘又挤挤嗡嗡买火车票。

   福贵说,这是到哪啊,我的盐还没买,家里也没说一声。老刘说,买盐重要,还是要钱重要?福贵说,要钱重要。

   老刘让福贵别说话。他把两张火车票噙到嘴里,拉着福贵过了检票口,坐上一列绿皮火车。

   火车咣咣当当出了城市,走走停停,天黑的时候到了大山里。老刘招呼福贵下车。他们到了一片散乱的窝棚里。在这里,福贵见到了李震。

   李震很热情地请福贵喝酒。见李震一次不易,福贵提出要他的2万块钱。李震说,相信我不?福贵说相信。

   李震用手拍拍福贵的肩膀,说绝对不少你一分。福贵和李震光屁股的时候就在一起,但绝对是两类人。李震的心眼儿星罗棋布,福贵和他在一起,老觉得不踏实。五年前李震提出借2万块钱给他,说好2分利息。李震说,还不了钱,家里那块地归你。李震的地在那呢,三亩多,咋也值个几万。

   等福贵把钱借给他,才知道那三亩地有了新主。
   
  第二天,李震让老刘安排一下福贵。老刘说,你在这里帮忙做饭吧,一天给你开100。既然来了,总不能空着手回去吧。福贵就扎上围裙做了一天饭,老刘给福贵100。

   就这样,福贵每天烟熏火燎地侍弄一二十个人的饭,不说味道,烧熟就好。

   一晃几个月过去了,估计能拿到2万的时候,老刘问福贵想不想回家。福贵突然梦醒似的在心里涌动一股对家里不辞而别的歉疚。他说,想。

   算上这期间的花销,2万块钱有一个小的缺口。李震说,谁让咱是从小玩尿泥长大的朋友呢,我给你补齐凑个整数。
   
   福贵揣着钱回家了。等他出现在家门口的时候,他的女人惊呆了。女人说都三四个月了,你到哪去啦?我都上派出所报了案了。
   
   福贵从怀里掏出那2万块钱,放到她面前。

   福贵说,我出门买盐的时候,遇到老刘,老刘说能找到李震,我就跟他走了。
不管咋说,丈夫安全地回家了。女人给派出所打电话,说男人回来了,说了一些感激的话。

   女人给福贵做了两个好吃的菜,还打开了一瓶酒。好吃好喝之后,早早上了床。在床上夫妻二人温习了一下新婚时候的功课,安静下来之后,女人就问起福贵这段时间都有哪些经历。

   不等福贵说完,女人一下子爬起来,问,2万块是你挣的工钱,还是要回来的帐?
福贵一脸茫然,他也说不清。
女人朝福贵身上一阵乱打,并要他再去找李震,把那2万块要回来。

   第二天天还不亮,女人就督促福贵上路。福贵汽车火车地一路颠簸,居然摸到了地方。老刘见了福贵,一惊。福贵就说了要钱的事儿。老刘问,钱不是拿走了?

   福贵问,拿走的2万块,是工钱还是还我的款?

   老刘拉着福贵到了一处工地,指着正在干活的一群人,说,看到没有,这些要账的来自全国各地。他们可没你运气好。我告诉你,他们走的时候,可能有人连路费都没有。

   福贵一听,惊出一身冷汗,再不敢提要钱的事儿,只想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
   作者介绍:
   原上秋,男,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新乡市作家协会秘书长。长期在军队从事文字工作,业余时间进行文艺创作练习。先后在《解放军文艺》《前卫文学》《北京文学》《牡丹》《短篇小说》《小说月刊》《法制日报》等发表作品。《带刀的女人》、《寻找会飞的鱼》等作品获取中国小说学会评选奖项。


关注热词: 原上秋
本文来源:
版权声明:
魅力河南网所发表之文章与图片均来源互联网络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及其他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!
推荐阅读
图片新闻